手機中國新聞網
在“職場”擰巴了一輩子 他為何能寫出唐代最美情詩?
中新網微信公眾號
2020-10-17 22:11:36

  作者:上官雲

  “相見時難別亦難,東風無力百花殘”如果要評選晚唐詩壇的明星,李商隱絕對可以C位出道,他出身低微,但才華耀眼,與杜牧並稱“小李杜”。

  不過,李商隱這一輩子,彷彿過得十分“擰巴”:做夢都想施展抱負,但一生都在與機會錯過;好不容易有了一段美滿姻緣,妻子卻又早早離他而去。

製圖:魏雷超

  他一輩子都在奔波奮鬥討生活,日子過得很潦倒,但卻寫出了有唐一代最唯美的愛情詩,對妻子,也是少有的專一。

  一

  李商隱有一個很不幸的童年:父親很早就去世了,作為家中長子,他不得不提前揹負起養家餬口的重擔,替別人抄書、舂米賺錢,吃盡苦頭。

  好在他很聰明,物質條件差了點,仍然可以“五歲誦經書,七歲弄筆硯”,十六歲時已經因擅長古文而知名。

  慢慢地,李商隱結識了白居易、令狐楚等文壇前輩,也給自己的仕途打開了一條路。令狐楚很器重李商隱,讓他和自己的兒子令狐綯交遊,還資助他參加考試。

  後來,在令狐綯助攻之下,原本就學習刻苦的李商隱終於考中進士。沒多久,在料理完恩師令狐楚的喪事後,他應涇原節度使王茂元的聘請,成為其幕僚。

  王茂元很欣賞李商隱的才華,便將女兒嫁給了他。這原本是一樁好事,卻把李商隱拖進了當時的黨爭漩渦,李商隱變得很不受令狐綯一方的待見,還背上了背叛恩師的罵名。

  在唐代,考中進士後一般不能馬上做官,還得再通過由吏部舉辦的考試。公元838年,李商隱參加授官考試,但這一次,他卻在複審中被除名了。

製圖:魏雷超

  差不多也是從此開始,李商隱的職場之路似乎受到詛咒,幾乎再沒有順利過。

  

  打個比方,李商隱在職場不順利到什麼地步呢?別人求職是“一波三折”,他是“一波三十折”,日子過得相當擰巴。

  比如,當李商隱總算通過選拔考試,得到祕書省校書郎的職位時,看似前途終於出現一線光明,可沒多久又被調任弘農縣尉,成為一個小官。

  他沒有氣餒。辭去縣尉一職後,會昌二年(842年),李商隱又一次通過考試,授祕書省正字。好不容易有了個新起點,結果趕上母親去世,必須得離職回家守孝三年。

  對此時的李商隱來説,這個打擊無疑是巨大的。差不多也是在守孝期間,他的岳父王茂元病故,又讓他少了一份可能存在的依靠。

  守孝期滿後,李商隱回到祕書省,但在後來幾年時間內,職場毫無起色。有一年,他得到武寧軍節度使盧弘正的賞識,前往徐州任職,但不久盧弘正病故,只得另謀出路。

製圖:魏雷超

  從中進士之後的十餘年間,李商隱的才學一直不得施展,就這麼兜兜轉轉,原地踏步。

  

  雖然日子過得有些潦倒,他的詩詞文章卻是越寫越好。

  連白居易都成了他的粉絲。據説白居易晚年在家閒居,喜歡讀李商隱的詩文,還説過“我要是來世能做李商隱的兒子,就心滿意足了!”

  彷彿是職場不順的補償,妻子王氏也給他帶來一段十分美滿的婚姻。

  身為大家閨秀,王氏毫無驕矜之氣,非常賢惠體貼,在李商隱輾轉求職的時候,總是默默替他料理好家事,免去後顧之憂;看出丈夫的煩心事,便和聲細語地勸慰。

  對李商隱的愛情故事,曾有不少人做過考證,認為他還有幾段不為人知的戀情,而且王氏是李商隱的再婚妻子,各種説法層出不窮。

  但李商隱和王氏的感情顯然相當不錯。他為妻子寫了不少詩,還曾作詩形容妻子的容貌,滿是讚美:“照梁初有情,出水舊知名。裙衩芙蓉小,釵茸翡翠輕。”十足的賢妻+美女。

  頗為著名的《夜雨寄北》,有着無數的謎團和爭論。有不少人認為,從“何當共剪西窗燭”如此温馨的場面可以看出,傾訴對象就是王氏。

製圖:魏雷超

  或許可以這樣説,在李商隱不長的人生歷程中,寫詩是一個安慰,這段婚姻是另外一個安慰,前者給他精神上的慰藉,後者則給了他一個温暖的家。

  

  即便仕途不暢,可如果能和妻子相伴終老,這個結局對李商隱來説也還不錯。可就在他年近不惑時,一個巨大打擊襲來:王氏去世了。

  得到消息的李商隱悲痛欲絕,寫了很多悼亡之作,如《正月崇讓宅》、《悼傷後赴東蜀闢至散關遇雪》,幾乎字字泣血;著名的那首《錦瑟》,也有研究者認為是在追念亡妻。

  生活還得繼續。他依舊奔波於各地,輾轉求職。在一位節度使那裏任職時,對方選了一位色藝雙絕的女子給他做侍妾,李商隱堅決推辭了,始終對亡妻難以忘懷。

  大約在妻子去世七年後,鬱鬱寡歡的李商隱也撒手人寰,至死未續絃。其身後,僅詩歌便有大約600餘首流傳下來,不乏膾炙人口的名句,比如“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幹”。

製圖:魏雷超

  李商隱擅長寫詠史詩,也擅長寫詠物詩。最廣為人知的要數以“無題”為名的愛情詩。粗略統計,《全唐詩》收錄李商隱的“無題詩”為數不少,文采斐然。

  或許是受到出身、經歷的影響,他的許多詩句中的感情總是稍嫌晦澀幽微,有些令人琢磨不透。但意境至美,把唐詩推向一個新的高度,在晚唐獨樹一幟。

  李商隱只活了不到50歲,一生寫盡“無題詩”,卻最是一位有情人。

  

責任編輯:於曉